ResearchPad - topics-on-lung-squamous-cell-carcinoma https://www.researchpad.co Default RSS Feed en-us © 2020 Newgen KnowledgeWorks <![CDATA[晚期肺鳞癌患者肿瘤标志物测定的临床分析]]> https://www.researchpad.co/article/5c052982d5eed0c48489fa06 肺鳞癌由于发病隐匿,早期无明显症状,往往到晚期才得以诊断。本研究旨在描述性分析晚期肺鳞癌患者的基本特征和多种肿瘤标志物检测水平及阳性率情况,评价其临床价值。方法以2011年1月-2015年12月期间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诊治的晚期肺鳞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病历回顾收集相关资料,描述性分析晚期肺鳞癌患者基本特征、肿瘤标志物检测水平和阳性率。结果260例患者的平均年龄为(59.4±9.2)岁,男性223例(85.8%),女性37例(14.2%)。203例(78.1%)有吸烟史,8例(3.1%)有癌症家族史。细胞角质蛋白19的片断(cytokerantin 19 fragment, CYFRA21-1)的检测阳性率最高(71.2%)。不同肿瘤原发灶(tumor, T)分期和淋巴结受累(node, N)分期患者五种指标检测水平无统计学差异(P>0.05),仅鳞状细胞癌相关抗原(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ntigen, SCC)在不同T分期的检测阳性率有统计学差异(P=0.035)。二联阳性率最高的为CYFRA21-1+蛋白质类的癌胚抗原(carcinogen-embryonic antigen, CEA),阳性率为82.7%,三联阳性率最高的为癌抗原12-5(cancer antigen 125, CA125)+CYFRA21-1+CEA,阳性率为84.6%,四联阳性率最高为CA125+CYFRA21-1+CEA+酶类标志物神经烯醇化酶(neuron specific enolase, NSE),阳性率为85.0%,五联的阳性率为86.2%。结论CYFRA21-1的检测阳性率最高,单项肿瘤标志物的检测灵敏度较低,联合检测可提高对肺鳞癌的诊断灵敏度,首选CA125、CYFRA21-1和CEA联合。 ]]> <![CDATA[高龄肺鳞癌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 https://www.researchpad.co/article/5c05297ed5eed0c48489f93f 随着人口老龄化及烟草的流行,老年肺癌患者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但在各种临床实验中老年(≥70岁)患者不入组或很少入组,使得老年肺鳞癌患者的临床研究证据不足。本研究以80岁患者为界,观察分析高龄肺鳞癌患者的临床特征、治疗方法及影响治疗的因素并探讨高龄肺鳞癌患者治疗的选择。方法回顾性分析38例老年高龄肺鳞癌患者的临床特征,总结高龄肺鳞癌患者在诊断及临床分期明确的情况下选择治疗方式。结果老年高龄鳞癌患者在身体状况可以耐受的情况下,可以根据患者的诊断及临床分期选择手术、放疗及化疗。结论老年高龄患者由于其生存期较短,能够接受的有效及完整的治疗较老年(70岁-80岁)患者要少,≥80岁的肺鳞癌患者在其身体状况允许及不影响生活质量的情况下,根据其病情分期应选择最佳的治疗。 ]]> <![CDATA[厄洛替尼治疗34例肺鳞癌患者的疗效观察]]> https://www.researchpad.co/article/5c05297cd5eed0c48489f8c8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inhinitor, EGFR-TKI)通过影响肿瘤的信号传导来抑制肿瘤发展,它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本研究旨在观察厄洛替尼治疗肺鳞癌患者的基本情况及生存时间。方法对34例使用厄洛替尼靶向治疗的肺鳞癌患者,给予厄洛替尼150 mg每日1次口服直至病情进展或因不良反应不能耐受为止。结果截至2016年6月13日,34例患者中一线治疗患者7例,维持治疗患者6例(其中1例因严重毒性反应停药),二线治疗患者9例(其中1例患者后续再次使用厄洛替尼),三线治疗患者5例,三线以上治疗患者7例(其中1例患者为2次使用厄洛替尼);确认死亡患者11例。除去1例严重不良反应的患者,口服厄洛替尼后最短疾病无进展生存时间(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为1个月,最长PFS为55个月,中位PFS为3.5个月。结论对于一部分晚期不能耐受化疗或拒绝化疗,并且基因状况不明的肺鳞癌患者来说,厄洛替尼有一定疗效,绝大部分患者不良反应可耐受。 ]]> <![CDATA[肺鳞癌的免疫治疗进展]]> https://www.researchpad.co/article/5c05297ad5eed0c48489f869 近几年来,肺鳞癌在化疗及靶向治疗上的进展不够显著,但免疫治疗却在肺鳞癌的治疗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免疫治疗通过免疫系统来清除肿瘤细胞,主要分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及治疗性疫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包括抗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抗原4(cytotoxic T-lymphocyte associated antigen 4, CTLA-4)抗体与抗程序性死亡受体-1(programmed death receptor 1, PD-1)抗体等多种药物已进行了肺鳞癌的Ⅱ期、Ⅲ期临床试验,并取得了一定成果。免疫治疗将成为肺鳞癌治疗的一种重要手段。

]]>